1. 您所在的位置:
  2. 首页 > 数据中心 > 残疾人概况

1987年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研究资料-北京市重残人生活状况调查与对策

【北京市重残人生活状况调查与对策】

据1987年全国残疾人10%人口抽样调查,北京市有残疾人40.5万人,他们是我市目前社会生活中最为困难的社会群体。仅从顺义、密云、怀柔3县的长困户(长期困难户)情况看,有残疾人的长困户家庭已占3县长困户总数的70%以上。在这些家庭中,有一部分生活更为困苦的人,他们就是无劳动能力的重度残疾人(下称重残人)。

1993年,市政协八届一次会议和市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上分别收到由市残联理事长王志东、副理事长吕争鸣等几十名市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加强对无劳动能力的重度残疾人生活保障》提案。提案提出:“重残人长年禁锢在家中,生活起居全靠家人负担,不仅残疾人自己困难重重,而且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精神负担和经济负担。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有重残人的家庭,目前已成为社会中最为困难和最为可怜的家庭。”提案建议市政府尽快采取措施,让无劳动能力的重残人困难户解脱目前的生活困境。

市提案委员会收到这两份提案后,指示由市残联、民政局、财政局组成调查组,摸清底数,提出具体的解决办法,上报市政府。1993年3月,市残联群工处和社科院社会学所的部分同志一起开始了调查工作。市民政系统有关同志也参与了部分调查。

一、重残人现状调查的有关情况

改革开放以后,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随着全市贫困人口的减少,贫困面的相对缩小,重残人生活保障问题便随之凸现出来。

但现行的社会保障条例无形中将重残人挡在了社会保障的门外。重残人由于丧失了劳动能力,无法享受在职职工的福利待遇;由于有亲属的照料抚养,不符合居民户定期社救的“三无”标准;虽然重残人本人无任何经济来源,却因供养人家庭的人均收入超过或达到社救标准而不能得到定期困难社救款

不仅如此,在物价飞涨的情况下,在职职工、退休人员、享受定期救济人员能获得粮油、副食、住房等几十元的生活补贴。同时,重残人因没有工作单位,至今还只能得到7.5元的生活补贴。

这一社会现实引发了“有家的重残人不如没家的孤寡老人”这种奇特的社会现象。生活在养老院、福利院的老人们一年人均花费约5000元(这一支出也是必要的,只想借此与重残人困难户家庭做一比较),而重残人困难户处在“顾了吃饭顾不上看病,看了病就吃不上饭”的尴尬境地。前门街道刘春山一家,姐弟3人均为重残人。其母患有精神病,其父70岁,月退休金110元。加上其母扫街挣的80元,政府临时救济的每月30元,再加姐弟3人的副食补贴,全家人均月收入45元。3个人身穿的衣服和鞋都是居委会的老大妈从居民家中募捐来的。

我们将重残人困难户的概念界定为:残疾人本人丧失劳动能力,不能通过劳动获取经济收入,日常生活靠亲属或家人照料抚养,虽然家庭人均收入超过社会定期救济标准,但实际生活水平却低于城镇“三无”户生活水准的、有重度残疾人的家庭。具体范围是:城镇家庭人均收入80元以下,两口之家月收入150元以下;农村家庭人均年收入350元以下。那些符合上述条件,但目前已享受定期社救困难补助的重残人此次不予统计。

调查统计表明:目前全市符合无劳动能力的重残疾人困难户条件的家庭共12372户,13832人,占全市残疾人人口总数的3.42%。其中城镇人口4447人;农业人口9385人。

按年龄分类,16岁以下的。766人;17~50岁8952人;5l岁以上的4114人。

按残疾类别分类,综合残疾668人,智力和精神残疾4840人,视力、听力、语言残疾2550人,肢体残疾5774人。

按人均经济收入分类,城镇人均月收入50元以下的1650人,农村人均年收入300元以下(我国现行贫困县人均年收人标准)的6376人,他们可称为重残人特困户,这一类应尽早给予定期社救补助;城镇人均月收入51~79元的2797人,农村人均年收入301~349元的3009人,这一类可分阶段解决。

二、对调查结果的分析

调查数据显示,大部分困难户中的重残人处在中青年年龄段,抚养他们的亲人大都年事已高。如崇文区76名重残人,平均年龄35~45岁,父母年岁在60~75岁。这些本应安享晚年的老人为抚养重残的儿女依然在为生活苦苦地奔波。延庆县珍珠泉乡庙果村农民史四显43岁,史小三34岁,2人均为重度智残。其母年过七旬。全家承包了4亩地,年收粮1500斤。村里每月救济2人各5元钱。一家人每天只敢吃两顿饭。其母哀叹:“一旦我死了他兄弟俩谁来养活?”生活需要人照料的重残人,其年迈的父母一旦过世,势必要加重社会的负担。如能尽早采取一定的经济补偿措施,改善其家庭的生活窘况,从长远计,对社会、对政府都会有利得多。

从入调查的情况看,目前最急需社会救助的重残人特困户家庭,其收入扣除水电、房租、粮食、蔬菜等维系生活的必需开支后,所剩无几。家俱破旧不堪,衣服、鞋袜是亲友或邻居送的,或是居委会的同志去居民家中募捐来的。他们正急切地等待着社会救助。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向多元化、多样化方向发展。一般的长困户得到有关部门开发扶贫、技术扶贫措施的帮助,只要不惜汗水,再学习一定的文化知识,都已有或将有一个较好的生活前景。对于有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困难户来讲,在国家康复扶贫、残疾人按比例分散就业的措施实施后,也可以通过劳动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条件。唯有重残人,因自身失去劳动能力,日常起居需要人照料,不具备任何保障自己生活的生存能力,所以他们完全应该成为社会保障工作重点扶持的对象。从调查接触到的情况看,在单位保障制度向全社会保障制度转移的过程中,如果再继续忽视重残人问题,那么,残疾人、尤其是重残人很可能会拖住全社会奔小康的步伐。我们建议,在国家逐渐加大社会保障投人的同时,应逐步将有限的资金向没有生活保障能力的人实施战略性倾斜。

三、对策研究

宪法第4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

残疾人保障法第40条规定:“国家和社会采取扶助、救济和其它福利措施,保障和改善残疾人的生活。”第41条规定:“国家和社会对生活确有困难的残疾人,通过多种渠道给予救济、补助。”这是重残人困难户生存权利的法律保证,也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具体表征。

随着我市经济、社会的发展,贫困人口的大幅度下降和相对集中,重残人问题已经凸现出来,它十分严峻地摆在了我们齐心协力奔小康的道路上,迫切需要社会真情的关注。为此我们提出如下建议和措施供有关部门决策参考。

1.适当扩大社会救济种类,尽快设立和实施重残人困难户专项救济基金。

目前,重残人困难户连温饱尚未解决,这表明我们的社会保障工作已滞后于社会发展。重残人的亲属每天含辛茹苦,身心憔悴,承担着照料残疾人日常生活的重负,为国分忧解难。与那些遗弃残疾儿童的父母相比,他们精神境界是高尚的,他们以牺牲个人生活的代价换取了社会的稳定、祥和。社会理应对此表示鼓励和支持,不能看着这些家庭的生活与社会的差距日益扩大的不公平现象继续发展下去。

人的生存权利是最根本的人权。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难以自理的重残人也是国家公民,也有生活的权利。保障这部分人的生活水准和生存需求,是国家和社会各成员不可推卸的责任。亲属对重残人的抚养、照料是在尽他们应负的那部分职责,但决不能因此就抵消国家和社会应尽的义务。

调查组建议,首先以有无劳动能力作为全面考核是否属于重残疾人的基本条件;然后由市、区、县财政拨出一定数量的专款,设立重残人困难户专项救济基金。同时从福利企业上缴的管理费中和市、区、县募捐委员会的收入等相关资金中,提取部分资金,作为补充资金,给予每个困难户中的重残人发放定期社会救助款,以此改善重残人困难户生活条件。如果现阶段全部解决有一定的难度,可采取分两步或三步走的办法,先拿出一定数量的资金,优先解决特困户中重残人的急需。

2.鉴于我市重残人口相应集中在农村,各郊区县政府要制定对农村重残人及其家属的扶持措施,减轻其社会负担,并通过农村社会化服务体系,完善对重残户的社会保障工作。

3.给无劳动能力重残人困难户提供养老保险服务,使依赖亲属抚养的重残人,一旦亲人过世,自身的生存得到保障。政府给予一定补贴,每个重残人家庭都加入养老保险,以解决重残人的后顾之忧,让他们也和健全人一样,共同享受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成果。 (北京市残联、北京社科院联合调查组)

来源:中国残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