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残联网站 | 
  返回专题首页
落实是关键
2012-04-10
【 字体: 】【 打印

来源:《中国残疾人》 2007年第4期

中国残联主管教育就业的孙先德副理事长(下简称孙)就《残疾人就业条例》(下简称《条例》)的出台,接受了本刊记者(下简称记)的专访。正如孙先德副理事长所说,《条例》有了,但要达到预想的效果,还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听了关于中国残联就《条例》及残疾人就业下一步工作的介绍,记者备受鼓舞,相信广大残疾朋友亦如是。

记:请您先介绍一下《条例》出台的背景。

孙:来之不易。不是十年磨一剑,是十八年磨一剑。残联建立之初就开始起草《残疾人就业条例》。开始的时候难度很大,记得当时写了17稿。在一些具体的规定和做法方面,与相关部门协调起来很困难。考虑到当时的形势和条件,既然规定具体的比较难,不如先规定一些原则的。这样转而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保障法》1990年12月28日公布,1991年5月15日开始实施。

《保障法》颁布实施十几年来,我国残疾人事业有了很大发展,政府很支持,社会文明程度也在不断提高,我们认为制定《条例》的时机已经成熟。

另一方面,目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随着我们国家形势的变化,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就业也从过去的包分配,到现在根据市场机制进行调节。特别是近年来,劳动力供需矛盾突出。有报道说,今年我国需要就业的有2400万人,而国家能够提供的就业岗位只有1200万个。就是对于健全人来说,劳动力供大于求的矛盾都是突出的,未来几年这种状况也不会改变。在这么严峻的形势下,残疾人这样一个非常困难的群体面临的就业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社会上对残疾人能力认知度又不够,残疾人接受教育也存在一定的障碍。这个时候他们特别需要有《条例》这样的保护性规定,来平衡他们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的劣势处境。

记:这次《条例》的制定和通过还是那么困难吗?

孙:对这个《条例》的出台,政府是很关心的。2003年12月18日,温家宝总理亲自批示,要制定这样一个条例。黄菊副总理、回良玉副总理都有批示。实际操作了3年多。在条例的起草和协调过程中,朴方主席亲自去协调,新宪、小泉也亲自与有关部门沟通。做具体工作的同志就不用说了,随时要各个部门去跑。草案成文后,报到国务院法制办,在全国31个省、国务院十几个部委征求意见。我们要逐条逐条地去解释,去沟通,一方面要维护我们大的原则,另一方面要考虑在目前的形势下,有适应性与可操作性。这样2月14日上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时,才顺利地获得原则通过。

记:按比例就业的低限定为1.5%的依据是什么?

孙:按比例就业,在我们国家,是在1991年的时候,开始于江苏无锡。当时规定企事业单位安排残疾人的比例为1.3‰。一两年以后,这一做法逐渐在全国推开。十几年来,各地在推动残疾人就业、贯彻落实《保障法》的过程中有一些好的经验,有一些好的做法。各省颁布的《<保障法>实施办法》规定安排残疾人就业的比例最低的是1.5%,还有1.7%的。应该说,我们经过十几年的实践,在实践的过程中总结出来,认为这个低限在目前是比较合理的。起草《保障法》的时候,搞过一个调查,当时每个省50个企业,总共1500个企业,当时残疾职工占0.9%。我们要求各省下一步要出台办法,没有办法肯定不好实施啊。可能有些省份特别是发达省份规定的比例要高于这个数,也有些地方可能低一些,但残疾职工占在职职工总数不能少于1.5%,这是底线。中国这么大,各地的情况差别很大,不可能全国千篇一律。虽然与有些国家相比1.5%这个比例不算高,但与我国劳动力市场残疾人所占比例基本相协调,同时考虑到我国的实际情况,只要能把这个比例落到实处,也基本可以解决我国残疾人就业的问题。

记:《条例》第六条规定“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及其地方组织依照法律、法规或者接受政府委托,负责残疾人就业工作的具体组织实施与监督”。中国残联接下来有什么具体措施?

孙:国家出台保护残疾人这个弱势群体的《条例》,应该说是非常及时的,是给残疾人送了一件大礼。礼是有了,到底能不能产生我们预想的效果,这个还要我们付出努力,落实是关键。我相信这个条例出台以后,应该会进一步推动残疾人就业工作。

下一步国务院残疾人工作委员会马上要召开一个全国残疾人就业再就业的电视电话会议。国务院的领导同志、残工委的成员单位都会讲话,还有几个地方的省的主要领导也有发言。这个会议对落实《条例》会有很大帮助。

代征代缴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问题也在《条例》里解决了,这个方面的工作也会比以前有大的提高。现在全国已经有26个省实现财政代缴,税务代征。我主管这一块,一直强调,一定要取之于社会,用之于残疾人。尤其要用于与残疾人就业相关的一些项目,如提供就业指导和就业培训,可以进行个性化的培训、一对一的培训,也可以委托企业进行培训。有的企业说,你叫我按比例安排可以啊,但是你要适应我这里的工作,不适应不行。我们把残疾人培训好了,他们就没话说了。所以要两手抓,一手抓教育,一手抓就业,因为残疾人中能够接受高等教育的还是少数。特殊教育要抓,职业教育也要抓。《条例》的出台对残疾人职业培训一定会有大的促进。智障者和精神病患者的就业是难中之难,需要抓起来。这项工作能够搞起来,能够展开的话,可能投入会比较大,因为这不可能走市场。

记:《条例》明确提出禁止歧视残疾人,这个《保障法》都没有提到。这是否说明我国残疾人事业理念发生了一些变化?

孙:《保障法》也在修订中。现在社会的文明程度提高了。有一些国家和地区早我们很多年已经有了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的法律或规定,他们的企业有这样的意识。以前我们有些地方政府不知道,歧视残疾人,把残疾人当作一个负担,还以为在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安排残疾人会影响到他们的招商引资。就像朴方讲的那样,以前残疾人不叫“残疾人”,人家就叫“残废”。现在没有说“残废”的,都说“残疾人”。随着国家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对于残疾人在一些提法上,在一些理念上,也会进步的。现在就业市场也有个别歧视残疾人的现象,但是比过去好多了,相信以后会更好的。

(记录整理/杜宇图/冯睿)

【 字体: 】【 打印
网站管理及技术支持:中国残联信息中心
本网站所刊登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22942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